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婚姻案例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婚姻案例  

许昌婚姻调查公司之一把墨斗引出伦理案(一)

2022-2-7 11:49|发布:河南侦探/郑州出轨调查公司/婚前调查/职业捉奸人/外遇调查公司/郑州抓小三服务公司/郑州亨通侦探社|点击数: 234

许昌婚姻调查公司之一把墨斗引出伦理案
许昌调查公司 许昌婚外遇调查 明朝万历二年秋季的一天,滁州嘉山县城内开米铺的钱掌柜待着铺里的一个伙计起早去明光镇收账。此时正是初秋时节,天气也渐渐有了些许凉意,主仆二人走在田野的小路上,四周皆是泥土的芳香,放眼望去皆是绿油油的庄稼,让人顿感心旷神怡,很是快活!
主仆二人边走边聊,很快就来到大树村河边的一座石桥旁,此桥乃四孔拱桥,距今已有数百年的历史,是村中居民出入外界的***道路。
待跨过那座石桥后,映入眼前的便是一片黄豆地,正当钱掌柜二人从旁边路过时,却发现靠近路边的一块黄豆地里有一个旧墨斗,而在墨斗附近的毛豆杆也齐刷刷地倒下了一大片。

钱掌柜见状,以为是哪家收割时给压倒的,但随后冲地里看了一眼却又感觉不对劲,若是有人收割的,应该是连根拔起或者从中割断的,如何仅仅是压倒了一片呢?出于好奇,钱掌柜便跳下马路走进了黄豆地里。待走近后,钱掌柜赫然发现地里有一人倒在了那黄豆地里!仔细一看,只见那人全身不着片褛,光着身子趴在了地上。钱掌柜朝那人接连喊了几声,却始终不见其回应,于是,便蹲下身子又仔细看了看,只见其头部血迹斑斑,身体早已经僵硬了。钱掌柜和伙计见状,顿时大惊失色,这趴在地上的竟然是一具已经死透了得尸体!见状,钱掌柜赶紧让伙计去通知村中里正,那里正得知消息后,心中也是一惊,随后马不停蹄地跑去县衙报案。嘉山县知县秦绍在接到报案后,立马带着左右衙役以及忤作数人,匆匆地赶往了案发现场进行勘验。待秦知县等人到达现场后,忤作立马展开了勘查,案发地是一片靠近路边的黄豆地,附面倒地的尸体是一名年轻的男子,他的脸紧贴在被血浸湿的黄豆地里,因为时间的关系,那血液已经出现了凝块。只见这男子后脑部有被击打的伤口,伤口深可见骨,正是要了他性命的致命伤。死者右手呈弯曲状,手里还紧紧抓着几片黄豆叶子,而其左手压在身下,手里则抓着一个女人的红肚兜。死者浑身赤裸,不着片褛,唯有左脚上还穿有一双新布鞋,另一只则蹬掉在一旁,在离尸体不远的路边坎下,一个木工用的小墨斗滚落在一旁。再观现场的地上,因为前几日下雨的缘故,黄豆地里的泥土还很是松软,现场出了钱掌柜的鞋印外,还留有其他三双鞋印。一双经过死者脚上的鞋子进行比对,确认是死者生前所留下的,另一个则是双很小的鞋印,应该是个女人的脚所留下来的,还有一个则是双很大的布鞋,显然是另一个男性嫌疑人所留下的。此时死者手里紧紧地抓着女人的红肚兜,并且地上还留有女子的脚印,很显然,这桩命案必定与留下脚印的女子脱不了干系!秦知县等人在勘查完现场后,立马与师爷、文师等人就这桩案子的性质做了现场分析。师爷对此分析道:“依我所见,应是一名女子傍晚时分从此路过,在途经这片黄豆地时,突遭一名男子袭击,想将其拖入黄豆地里施暴,但在施暴过程中,因为一时没注意,被女子用钝器杀死,眼下除了死者和钱掌柜的脚印,还有另一男子脚印,那这凶器或许就是那男子所提供,或者说,死者就是被那男子所杀!只要找到凶器和被害的女子,案情自然真相大白。”但文师却并不认同师爷的说法,他认为男子在路边劫持了女子这种说法不妥,因为案发的黄豆地留在路边的坎下,此处距离小镇很近,又人来人往的,男子断然没有这个胆量在此行凶。而且,若是女子杀死了死者,或者是另一男子杀死了他,那杀人的凶器去了哪里呢?师爷闻言,立即回道:“凶手杀人后,为了毁灭证据,当然会把凶器拿走,怎会将凶器扔在案发地呢?”文师见状,当即反驳道:“师爷此言差矣!这被杀男子趴在地上,左手却抓着一个女人的红肚兜,若真是这女子杀了人,她自己贴身的红肚兜都来不及拿走,又如何会将血迹斑斑的凶器带走呢?无论如何想,都不符合女子的心理***征,也不符合常理。”秦知县听了二人的议论,觉得他们二人分析的都有些许道理,但从现场情况推断,他们还是忽略了两个重要的细节!其一,若是女子杀死了该男子,她是否有这么大的力气?女子当时躺在地上,若是用凶器击打男子,***有可能打到的是男子的面部以及肩膀的位置,绝对是打不到男子后脑勺的位置的!但从现场来看,男子分明是被人打中后脑而死的!

其二,从案发现场离尸体不远的地方还掉落了一个墨斗,那么这个墨斗到底是被害男子的还是凶手不慎丢失的呢?这也是一个不可忽视的细节,从这墨斗可以看出,凶手很有可能是个木匠,眼下要想破解此案,需从这个墨斗开始查起!秦知县说完,师爷和文师二人皆表示知县大人分析的准确。但仵作在听了秦知县的分析后,却说出了自己的看法。于是,他便补充道:“我观现场,再加上自己的一些见解,觉得此案可能是奸情败露导致的命案!这案发现场共有三双鞋印,经过分析后确定是两男一女。再观这死者浑身赤裸,左手中还抓着一女子红肚兜,这必然是一男一女在此私通,结果却被尾随而至的女子丈夫发现,当即怒从心来,从背后偷袭了男子,将其杀死在了黄豆地里。”秦知县听罢,觉得忤作分析的也颇有道理,但却还忽略了一个重要细节:若真是一对男女私通,为何会选择这黄豆地呢?黄豆上面长满了毛毛,被刺中后就会浑身发痒,而且此处紧靠路边,实在不是不符合常理!再说,离此处不远的地方就有一片密林,那里草木茂密,而且里路边更远更安全,选择那里不是更好吗?众人听罢,觉得甚是有理,当即也不再争论,只等着钱知县拿出方案,按计划去执行。秦知县思索片刻后,让村里里正带着村民前来辨认尸体,但经过辨认后,村民皆表示不认识此人。秦知县见状,只能让文师按照要求张贴了一则寻找尸源的公告,寻找识得此男尸的亲属,随后,又让衙役们去调查附近村镇可有哪家是做木匠活的,尤其要重点调查外地来本镇做木工活的人。经过调查,有一个名叫钟歌的木匠说他丢失了一个墨斗。昨天下午,他上山砍了一棵树在家中打柜子,他用墨斗弹好了线后,便随手将墨斗扔在了窗台上,当时也并没有在意,结果等他再准备用墨斗时,却发现墨斗竟不知所踪了!他以为是被村里哪个调皮的孩子拿走了,结果将村中孩子问了个遍,皆表示并未拿此墨斗。黄豆地发生命案后,衙役们家家户户调查本地的木匠情况,他也正是从前来调查的衙役口中得知案发现场遗留了一个墨斗,所以他这才怀疑该墨斗可能就是自己的那一个。于是,他便让衙役描述了那墨斗的模样,衙役说那墨斗乃黄杨所制,墨斗上还雕有一对龙凤,做工很是考究,而且墨斗所用时间已经很久,那墨斗上早已形成了厚厚的包浆。钟歌听完衙役们的描述,连忙忙说那个墨斗就是他丢失的那个,此墨斗是他祖上所传,距今已有两百多年的历史了。当即,秦知县便将钟歌拘到县衙进行审讯,经过一番询问之后,秦知县认为钟歌所言不假,而且案发时他一直在家中做柜子,直到第二天才出门,根本不具备作案时间,若他真是凶手的话,又怎么会承认墨斗是自己的呢?这不是自投罗网吗?既然这钟歌不是凶手,那墨斗这一条线索也就断了,镇上其他木匠地嫌疑自然也就排除了。额,如此,那凶手到底是何人呢?秦知县思索推敲了半日,却始终没有丝毫进展,就在一筹莫展之际,一个年轻人却突然找上门来,说那黄豆地里的尸体是他哥哥的。并且说出了尸体的真实身份!那年轻人自称马有才,死者正是他的哥哥,名叫马保国,他们家住在离嘉山县百里之外的怀宁县,家中除了兄弟二人,还有一七旬老母健在。因为家里穷,兄弟二人直到而立之年都为娶上媳妇,为了能够延续家族想过,兄弟二人便来到离家百里之外的嘉山县大树村做活,在村中的覃员外家做佣人。几天前,哥哥马保国出门哥哥覃员外家买做衣服地布料,早上出门时都还好好的,并无任何地异常,结果那日到了天黑却一直未见他返回。今日看到县衙衙役将公告贴到了村里,他才顿感大事不妙,于是便前来辨认尸体,结果真的是一直未归的哥哥马保国。秦知县听罢,当即问道:“你兄弟二人来到这嘉山县可曾得罪过什么人没有?”马有才当即回道:“我与哥哥来大树村时间不长,与周围的人并不熟识,而且哥哥为人忠厚老实,一直勤勤恳恳干活,从未与人红过脸,那里会有仇人呢?”秦知县闻言,随即又问道:“这马保国平时外出时,可否在镇上或者县里有所逗留?这县真是否有他若熟悉的人?”马有才当即回道:“哥哥平时出来办事,只要天魏黑透,他都会赶回来,若是真的因别的原因耽搁了,第二天一早也会及时赶回去。我们兄弟二人在镇上并无亲戚,而且我们本身就穷,哥哥平时又喜欢***来***往,在县镇根本就没有什么朋友。”案子到此又陷入了死胡同,虽然目前已经搞清了死者的身份,但案子却变的更加扑朔迷离了。秦知县见事情一时无法有突破,于是便再次来到案发现场勘验,他站在旁边的石桥边上看着前方的黄豆地时,却发现离马路不远处竟有一间磨坊。秦知县见状,脑海中立马浮现出一名女子从磨坊中走了出来,待走到黄豆地附近时,却被埋伏在黄豆地里的马保国给拖到地里施暴……秦知县将这场景反反复复在脑海里推演,每当要说服自己时,却总觉得还缺少了点什么,直觉告诉他,此案并没有这么简单!秦知县站在石桥上看着前方的村子,他知道现场留下的女子脚印定是这村中某个女子的,只是女子对贞洁看的重,受害者断然不会主动站出来的!眼见天色渐渐黑了下来,不远处的村子门口有一家小酒馆挂上了灯笼,秦知县见状,便想着过去喝上一杯,然后在仔细斟酌斟酌此案。秦知县刚踏入那小酒馆大门,那酒馆掌柜便笑嘻嘻地迎可上来,直接一口一个“秦大人”的叫着。秦知县本是便装出行,目的就是为了防止被百姓发现,结果没想到却被那掌柜的一眼识破了,心中很是不悦。见状,秦知县便问道:“我是便装出行的,你是如何识破我身份的?”酒馆掌柜当即回道:“那日大人在黄豆地里勘查现场,我当时也在那里,所以这才认得秦大人的模样。”秦知县闻言,也没再多说什么,随即便问那酒馆掌柜是否认识那死者马保国。酒馆掌柜回道:“那马保国曾在我店中吃过饭,当时他要了一壶酒和一碟下酒菜,吃完便匆匆离开了,至于离开后发生了什么,我就不曾知晓了。哦,对了,那马保国离开时,我看到他身上正揣着命案现场发现的那把旧墨斗!”秦知县闻言,当即怒道:“那马保国既然在你酒馆吃过饭,当时本官勘查尸体时你又在场,你为何不及时向衙门汇报此事?”酒馆掌柜听罢,当即吓得跪在了地上,随即回道:“大人赎罪,这都是小民私心所致,若是当日我说了,衙役必然会来小店搜查,如此,定然会影响小店的生意,所以小民想着反正自己又没有杀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就隐瞒着未做汇报。恰逢今日钱大人亲临酒馆,小民心中担心,这才将实情说了出来!除此之外,小民还有一个重要情况要汇报。”秦知县一听,顿时来了精神,随即便问道:“是何情况,快快说来!”见状,酒馆掌柜也不敢怠慢,当即便对钱知县说道:“在案发前几日,我店中伙计正在忙时,突然……”



分享到:
 业务分类

  BUSSINESS

 联系我们

  CONTACT

亨通信息调查中心
服务热线:15794604588
网  址:www.lemeiya.cn
公司地址: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
分类中心
业务范围
CopyRight 2018-2023 河南侦探/郑州出轨调查公司/婚前调查/职业捉奸人/外遇调查公司/郑州抓小三服务公司/郑州亨通侦探社 版权所有

河南郑州外遇调查公司哪家好 开封出轨调查公司怎么样 许昌婚外情取证调查哪家好|河南婚姻调查公司哪家好 商丘婚姻调查公司 新乡本地婚姻调查取证公司 焦作正规调查公司 开封外遇调查 新乡调查公司哪家好 焦作出轨调查 许昌哪里有调查公司 周口调查公司怎么样

婚姻调查公司 外遇调查公司 出轨调查公司 商丘的婚姻调查公司 鹤壁婚姻调查公司专业么 驻马店婚姻侦探公司 漯河私家侦探公司怎么样 南阳婚姻调查公司怎么收费 信阳婚外情取证调查 周口私人侦探公司

婚姻调查公司 出轨调查公司 三门峡外遇调查公司电话 洛阳婚姻调查取证公司那家好 私人侦探公司怎么收费电话